资料来源:叶金华建明

主任医师

前言:在肺结节的诊断和治疗过程中,判断肺结节的性质是最重要的环节。如果诊断有偏差,随后的治疗将是错误的,甚至对不需要手术的患者进行全肺切除术,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炎性肺结节是避免手术的最重要的肺结节。尽管在目前的医学水平上,任何医生仍然不能达到100%准确的术前定性,我们仍然需要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最重要的方法之一是从临床工作中总结经验,并仔细检查肺结节的详细表现,以便将来诊断。本文收集了近年来经观察随访、静脉或口服抗炎措施后吸收或改善的单个肺结节,然后每隔一段时间进行复查,对其进行识别、分类,分析其影像学特征,总结炎性结节的表现特征我不仅可以指导我对肺结节的未来判断,而且我可以坦率地与你分享。如果我能对被诊断患有肺结节的同事和朋友有所帮助或参考,我的总结和分析将会有意义和价值!鉴于能量有限,以下病例侧重于图像特征分析,不总结和分析一般临床情况和其他实验室检查,也不按间隔时间分类。当然,在图像的右上角可以看到后续间隔时间也没有统计数据表明哪些只是随访检查,哪些进行了抗炎治疗。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不是很重要。为了避免太多的空间,只选择最大的病变水平进行比较。

例1:左肺下叶散在磨玻璃影,边缘模糊,部分区域密度高,但整体分散。胸膜附近有清晰的磨玻璃结节和血管进入病灶,但如果仔细观察,磨玻璃的高密度部分是分散的,密度不均匀。

例2:叶间裂旁磨玻璃结节,叶间胸膜轻度牵拉,但病灶边缘不够清晰,为相对模糊渐变区;

例3:右肺叶纯磨玻璃样结节,密度较低,边缘稍模糊,感觉分散;

例4:左下肺叶纯磨玻璃样结节,形态不规则,肿瘤肺边界清晰,难以与AAH相鉴别,但可观察并随访。

例5:左肺上叶混合磨玻璃结节,边缘模糊,固体部分分散,密度不均匀;

例6:右上叶纯磨玻璃样结节,肿瘤肺边界较清晰,但密度过低,随访后部分吸收;

例7:左肺上叶前段小结节,部分实性。随访持续了几年,但随访后吸收消失病变边界的仔细检查也不够清楚,而且在部分固体密度内也不均匀。无论是小的部分实性结节,如果密度不均匀且趋于良性,则需要更多病例的经验积累;

例8:左肺下叶实性结节,病变边界清晰,但过于光滑,无细毛刺,毗邻胸膜但无胸膜牵拉凹陷(肿块边界实性结节或清晰毛刺为良性特征);

例9:右下叶实性结节伴表浅分叶,应行正电子断层扫描检查,以确定为恶性但肿瘤肺边界不清,病灶边缘有模糊阴影(影像表现为周围炎症),毛刺征和胸膜凹陷征不明显。所以我认为宠物实际上在判断炎症和肿瘤方面是有限的。

病例10:右肺中叶有小的实性结节,但在其他层面呈弯月形,似乎与淋巴结不一致。在随访期间,病变增加,但仍是实性的。随访后,病灶被吸收和改善回顾和分析这个结节,密度是高和小,边界是清楚的。它应该是良性的,但体积会增加,这让人感到不安。这项行动已经具有成本效益,但因其他原因而推迟。结果,复查后吸收得到改善。能否解释小而实的结节,如果在长期观察中稍有增大,不一定是恶性的,但仍可观察到?

22-

病例11:右肺上叶磨玻璃影。肿瘤肺边界不清楚,模糊,大体上分散,感觉像片状阴影。

第12例:右肺有淡磨玻璃影,密度低,相对分散,经随访抗炎吸收。

例13:左肺下叶混合磨玻璃结节。病变的肿瘤-肺边界相对清晰。应该怀疑有恶性可能性然而,事实上,性部分没有聚集或收缩的感觉,并且是分散的。尽管肿瘤肺的整体轮廓是清晰的,但边界的某些区域仍然相对模糊。它不是浸润性癌延伸到正常肺组织的表现。

例14:左肺下叶空洞。在磨砂玻璃结节中,如果有空洞或空泡,它们基本上是恶性的,但不是实性的。仔细检查病变,边缘有毛玻璃影,毛玻璃部分与正常肺组织不明显,表明炎症的可能性很高。实体部分感觉像毛刺,但它也是模糊的,不是肿瘤性质的毛刺标志,而且边缘似乎有卫星焦点。

第15例

:左肺上叶磨玻璃影不规则,边缘凹陷(小叶间隔),似小铺路石征,内部密度不均,不是以磨玻璃为表现的早期肺癌影像。

例16:左肺上叶实质性病变,肿瘤除外但仍有一些炎性特征:边缘有索状纤维增生灶,灶旁有模糊的炎性表现,灶的收缩性不明显。虽然表面不光滑,反映浸润的毛刺征不明显,但许多也是附着在病灶边缘的模糊阴影。

例17:左肺下叶混合磨玻璃结节,肿瘤肺边界相对不清,部分实性部分密度不均匀;

例18:右肺下叶实性肿块,表面不平整,但有不典型毛刺征或分叶征;病变靠近胸膜,但附着于胸膜侧,底部较宽,无胸膜牵引凹陷。焦点附近的一些部分在方向上有点模糊。当然,直接判断此类病变是否为良性仍不可靠,需要在穿刺或抗炎后及时复查。

例19:右下叶混杂磨玻璃样结节,整体实性,肿瘤肺边界不清,实性部分相对散在,缺乏实性,邻近胸膜,无牵拉凹陷;

例20:左肺下叶部分实性结节,肿瘤肺边界不清,晕征一般来说,结节小而实(大多为良性);

例21:左肺上叶混合磨玻璃样结节,中间有实性成分,实性部分无明显会聚和收缩。尽管毛玻璃部分和正常肺组织之间的轮廓是清晰的,但边界并不清晰,并且有一个逐渐过渡的图像。

例22:左肺下叶胸膜旁的纯磨玻璃结节。虽然肿瘤肺的边界相对清晰,但病灶密度太低且很轻该结节在早期肿瘤诊断中不可靠,需要随访观察。也可以尝试口服抗炎疗法。

例23:左肺下叶实性结节,病灶旁部分区域有磨玻璃成分,但模糊,肿瘤肺边界不清邻近胸膜但没有胸膜凹陷,相应的胸膜有反应性增厚;

例24:右肺下叶混合磨玻璃样结节,也出现胸膜牵引抑制然而,毛玻璃部分的轮廓也是清晰的,仔细观察它与正常肺组织的边界既不清楚,也没有显示肺癌浸润到附近的正常肺组织。此外,部分现实是分散的。

例25:右肺下叶实性结节伴叶间胸膜牵引,但毛刺过长,病灶密度过高(小而实性结节基本为良性);

例26:除肿瘤外,左肺上叶实性结节然而,对图像的回顾性分析显示边缘过于光滑,没有明显的分叶或毛刺,模糊渗出图像周围出现炎症表现,邻近胸膜无牵拉。

一般来说,如果肺结节病灶具有以下特征,则应考虑炎症的可能性,并且很有可能在抗炎治疗后的后续观察复查或复查中被吸收和改善并消失:

1年。在混合磨玻璃结节中,清晰的肺边界是判断良恶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点。如果病变和正常肺组织之间的磨肺转变是渐进的和模糊的,则有必要小心判断它是否是恶性的。

2年。即使肿瘤肺边界清晰,密度过低的纯磨玻璃结节仍不能确定为AAH或AIS。经随访和观察比较,大部分患者仍可吸收和改善。

3年。小而实的结节基本上是良性的,这非常重要(与判断磨玻璃结节在肿瘤肺边界处是良性还是恶性一样重要);

4年。如果肿瘤的肺边界不清楚且固体部分的密度不均匀,部分固体结节可能是炎性的。

5年。对于大的实性结节,如果缺乏收缩性和浸润性(毛刺征、分叶征、胸膜凹陷征、病变整体收缩),边缘相对光滑,周围有模糊的片状或局限性模糊毛玻璃影,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炎性结节。

[版权声明]该平台是一个公益学习平台。复制是为了传递更多的学习信息,作者和来源已经指出。不想被传播的老师可以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