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2年019-2020赛季CBA联赛开幕之前,辽宁男篮做出了重大举措,放弃了与实力雄厚的外援哈德森续约。它毫不犹豫地花了400万美元引进NBA球星斯蒂芬森,旨在夺冠。斯蒂芬森在加入辽宁队的早期并没有让该队失望。他帮助球队赢得了非凡的12连胜和CBA季前赛冠军。可以看出他和团队合作得很好。然而,当外界称赞辽宁队在新赛季阵容强大时,教练郭士强谦虚地说,辽宁队需要10场常规赛来解决球队的磨合问题。

辽宁队外援斯蒂芬森

也许郭士强从来没有想过,他最初非常保守的反应已经成为辽宁队这个赛季的奢侈妄想!可以说,一个外援进入新的球队,大约5场比赛的磨合并不算少,更何况还经过了季前赛的许多比赛的洗礼然而,常规赛结束后,更不用说10场比赛,也就是30场比赛后,辽宁的磨合阶段还没有结束,甚至可能会继续。结果,许多媒体开始反目成仇,将辽宁队的磨合问题归咎于招聘不当。斯蒂芬森从“拯救世界的英雄”变成了“团队的癌症”这个队跑进来真的都是外援的错吗?让我们好好划一划

所谓辽宁队的磨合问题,实际上是新外援斯蒂芬森与本土球星郭之间的球权纠纷问题当两个非常渴望得到球权的球员相互碰撞时,火花不缺。当双方都不愿意让步时,球权自然分配得不够,球权的竞争就由此产生了。

当斯蒂芬森和郭在同一时间打球时,他们是在各自战斗,不会轻易把球传给对方。更不用说化学反应了,即使1+1=2的效果也无法实现。两人之间的不和自然影响了现场的团结,这反过来又影响了辽宁队的战绩。至少目前,辽宁队没有实力争夺冠军。

球场上争夺199球的权利是显而易见的。在常规赛第11轮,辽宁对四川的客场比赛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面对得分最低的四川队,实力较高的辽宁队没有拉开太大的比分差距。第三节结束后4分钟,球场上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见下图):

199在中场附近带球时,斯蒂芬森迅速从背后接住了

球。

斯蒂芬森跑到郭面前向要球。郭有点迷糊

郭被迫交出球后,满脸不悦地走到教练席。斯蒂芬森开始满意地指挥进攻

郭向教练郭士强投诉,郭士强试图安慰

一方从未见过“抢”球的画面。对方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满。这样的辽宁队怎么能形成合力呢?

辽宁队主教练意识到了球队的比赛权问题,并试图对其进行调整。斯蒂芬森已经逐渐交出了比赛的权利。从斯蒂芬森在辽宁队的几个阶段可以清楚地看出:256分以上 第一阶段的

(非凡的12和季前赛)杀死了所有的

信心

斯蒂芬森杀死四面

的12场特殊比赛中,斯蒂芬森场均31.3分,7.8个篮板和5次助攻,数据令人眼花缭乱,带领辽宁队四连胜夺冠,并获得个人最有价值球员。季前赛中,斯蒂芬森带领辽宁队先后战胜吉林队、同心队和青岛队获得冠军。这一切都是在郭、、韩德军等主力缺席的情况下发生的。斯蒂芬森和辽宁没有所谓的“球权纠纷”问题。他们几乎独自一人带领队伍前进。辽宁队赢得了全部7场比赛,100%获胜

年期间,斯蒂芬森是媒体的宠儿,诸如“大杀手”、“最强外援”和“不容置疑的力量”等词不断出现。而“弹吉他”、“太极”和“玩手帕”等琐事则是媒体追逐的热门话题。疯狂的斯蒂芬森非常自信,他说他将在常规赛的首场比赛中“大胜”卫冕冠军广东队。

的第二阶段(常规赛的前三轮)开局不利,在

的祭坛上走了下来

辽宁队中锋韩德军

两连败让辽宁队回到了现实,尤其是在主场以90-103输给广厦队,使其连续7场胜利戛然而止,给辽宁队以沉重打击。斯蒂芬森平均投篮26次,得分34分。郭场均11.7投,得13分辽宁队以1-2的战绩获得33%的胜利

现阶段可以看出,郭对斯蒂芬森显然是“客气”的,牺牲了自己的投篮次数。然而,斯蒂芬森的漂亮数据并没有给球队带来胜利,并开始受到质疑。

的第三阶段(常规赛的第四轮是第21轮),球权减少,内耗增加

斯蒂芬森投诉

辽宁队开始由一名双头教练带队。斯蒂芬森的投篮被“限制”了,无限的投篮权被取消了,平均16投,得了23.3分。郭逐渐走到舞台中央,场均14.4投,得分20.4分。辽宁队创下了13胜5负的记录,赢了72%

斯蒂芬森的重要性已经逐渐降低,不再是球队的主要关注点,外界也开始将辽宁队的失利归咎于他。斯蒂芬森为自己感到非常自豪,当然不愿意帮助郭。他开始在场上表现出宽松的态度,尤其是在防守方面。这给了外部世界更多攻击的弹药,“癌症”和“平行外援”评价不断出现。如此恶性循环,辽宁队内部摩擦严重,始终不能形成合力

的第四阶段(常规赛的第22轮和第30轮)重新获得了机会,间接证明了

Stephenson和Bass

郭在第21轮意外受伤,进入长期休养阶段。斯蒂芬森又重新控制了球他出场8次,平均20.8次投篮,平均31.5分辽宁队创下了6胜2负的记录,赢了75%

当郭的伤势消退后,辽宁队的成绩并没有下降,从并列第三名变为独占第三名。球队的配合甚至有越来越好的感觉,进攻和防守的过渡更加顺畅。斯蒂芬森在持球时没有浪费太多的力量。投篮次数只增加了4.8次,但得分增加了8.2分,效率明显提高。

从斯蒂芬森在各个阶段的表现来看,这绝对不是平行外援,而是CBA的顶级外援水平。然而,他的强项无法发挥,他打得有些沮丧。为了配合球队的战术,他们也做出了一定的牺牲,第四阶段的表现也证明了他们不是数据刷的大师。当斯蒂芬森试图与团队合作时,我们观察到团队愿意为斯蒂芬森做一些让步,忽略它的特点,仍然把它定位为哈德森的强化版。

斯蒂芬森相貌端庄

然而,赫德森,一个愿意帮助国内玩家并承担责任的小外援,几乎已经绝版。几乎不可能找到另一个任务,更不用说“增强版”了。

无论在广东、青岛、东莞还是新疆,哈德森都喜欢做一片绿叶。在辽宁队,哈德森把这种奉献发挥到了极致。这个队的胜利与他无关。每当球队输了,他总是承担责任。在比赛中,我们看到辽宁队经常在进攻失败的最后一两秒钟把球传给哈德森,然后看着哈德森的三分球表演,球打中了,传球者得到了助攻。如果你错过了,那么失败的原因就是老哈的挥杆。幸运的是,老哈经常有“仙女球”的魔术表演,辽宁队有“令人不快的第四节”的称号

哈德森加入山东队新生活本赛季

但是哈德森太多的仙球对辽宁队不好一方面,没有办法掩盖球队战术的劣势。另一方面,它掩盖了球队的3分短板。当老哈因年老被迫离开辽宁时,辽宁找不到一个可靠的长途投手。

在斯蒂芬森与郭争夺的比赛中,最有发言权的球员之一作出了很大让步但被忽略了,那就是赵奇伟

事实上,辽宁队最应该控球的是赵奇伟,而不是芬森或郭。毕竟,辽宁队真正的控球后卫是赵奇伟,而球队的进攻应该由赵奇伟控制。以前辽宁队组织郭的进攻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更不用说斯蒂芬森加入队后过来横截了。

辽宁队控球后卫赵奇伟

但多年来,赵奇伟也一直默默贡献着。这个赛季,为了给他的弟弟郭和留下更多的控球权,他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名投手。他的得分从上赛季的3.8分增加到了本赛季的12.1分。他的篮板、助攻和抢断都有所提高,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位置。

斯蒂芬森和赵奇伟都试图在争球的过程中做出太大的改变,但也许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郭。

仍然是一个快速改变方向的突破。当这一举措第一次出现时,确实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但是到目前为止,团队已经加强了有针对性的研究,效果不如以前,但是他们还没有开发出新的技能。很多球迷都知道“郭太粘了,球粘死了才传过来。过去,当老哈没有球的时候,他可以投球。现在辽宁没有一个稳定的得分点是不能通过的。”至于芬森,意思是不要给马草,但也要让马跑。这些策略仍然是旧哈萨克斯坦时代的策略。“

辽宁教练郭士强

人搬动树木致死当辽宁队换了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外籍球员时,教练不知何故还是沿用了以前的战术,当然这是行不通的。斯蒂芬森肯定要为球队争夺比赛权负责,但教练选择了球员。在选择外国球员之前,你不考虑他们的技术特点吗?新外援进入球队后,他们不应该互相适应,互相适应,找到最好的默契吗?如果允许外援做出改变,但他们不愿意做出任何改变,辽宁队的磨合过程将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