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 Monde,你这个宏伟的“神奇之都”!你的城墙比任何城堡都坚固,你比瓦伦蒂亚的任何宫殿都辉煌。零:序言

曾经有过这样一款游戏,受到了业内媒体的好评。硬核玩家不能放下它。被《泰晤士报》称为“艺术”,是PlayStation平台上唯一一款全分数游戏“冒险谭”(也称为“流浪汉故事”)20年前,在Rheamund,一个被恶魔居住、被魔法诅咒、被人类遗忘的废弃城市,上演了感人的故事。在瑞亚蒙德的故事中,玩家们聆听了时代和历史的声音,品尝了中欧“流浪者”传奇般的生活。

在PlayStation的结尾,《冒险谭》的画面表现可以说是“挤出PS1功能”画面效果达到极限,动画CG持续一万年是大多数玩家的最初记忆。然而,史诗和晦涩的故事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新手在几分钟内就从战斗系统中劝阻出来,这使得玩家熬夜,也使得玩家害怕。作为历史上第三个获得法明满分的游戏,《野谭历险记》享有许多荣誉并载入史册。它可以被称为ARPG的典范。但话说回来,它的成功更多地取决于那个时代的游戏框架,它本身并不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甚至还有许多明显的“玩家缺陷”在这方面,销量不到一百万册的《冒险谭》是最直接的证据。

《荒野谭历险记》(adventure in the wild tan)无法跳出SQUARE通常的游戏风格:早期的故事华丽而惊人,但到了后期,它消失在所有人面前。制片人“松野泰己”赋予了游戏的灵魂,将晦涩复杂的系统植入其中,创造了一种充满探索可能性的独特方法,但也拒绝了大多数玩家。幸运的是,玩家对完美得分游戏的态度总是无限宽容的。面对被视为神圣的游戏,我们只会想到“我还不够深刻,无法理解这个游戏”,而不是“游戏本身有问题”我们不妨从头开始,深入了解游戏中关于各种“冒险棕褐色”的细节第一:松野泰己,偏执的天才

谈到《野外探险》,不得不提到制片人的名字,“松野泰己”这位才华横溢的游戏制作人,曾经和小岛秀夫享有同样的名声,最终获得了一种与岛上完全不同的生活。松野泰己从未陶醉于中世纪的神奇世界。由剑和魔法、龙和火焰锻造的想象中的大陆是他所渴望的。因为他的心是纯洁的,所以他在做游戏时经常有一种近乎反常的坚持。这种偏执导致松野泰己的作品在情节和体系上都充满深度,有时甚至超越时代。

早在《皇家骑士》的研发阶段,松野泰己就曾表现出对完美细节的偏执渴望。为游戏创作音乐的崎元仁创作了许多音乐作品,最后只选择了几首。游戏建模方面被颠覆和重做了无数次。后来,在SQUARE时,松野泰己听取了制作团队中每个人的建议,最终决定开发一款结合不同游戏功能的新IP。他将艺术风格定位在法国波尔多的圣米利安地区,那就是“海浪中的冒险”

《野外历险记》不是一个从头到尾都适合玩家的游戏。这只是松野泰己受启发而建造的梦幻大陆的结果。在制作阶段,根本没有考虑游戏的普遍性和玩家的接受程度,在系统和情节上做了足够的努力,导致游戏的市场状态复杂、晦涩、脱离主流。众所周知,如果一款游戏可以大量出售,它必须遵循市场规律,如果违反规则,它往往会导致自我毁灭。《海浪历险记》无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600,000册的销量很难用悲观来形容。然而,毕竟,松野泰己的能力是优越的,它突然把与主流相反的游戏带到最高的宫殿。第二:超越时代的画面表现

《冒险谭》能得到Fami满分评价,一半以上取决于游戏的画面效果那些接触过游戏的人一定会对开场动画印象深刻:舞者的腰部性感如蛇,在摇曳的火焰中随着歌曲扭动,口罩充满中世纪的异国风情;龙在吐气,火焰似乎吞噬了一切。骑士慢慢拔出他的寒光剑,试图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这场战争无人目睹。转向视角的突然转变,《流浪故事》的标志慢慢浮现。这场46秒的剑与魔法视觉盛宴从玩家打开游戏的那一刻起就吸引了他们,他们至今仍记得这张照片一万年。

除了动画CG之外,《海浪中的冒险》(Adventure in Waves)还将PS1一贯的2D静态背景改为全3D背景,这不仅在游戏的画面效果上做出了质的飞跃,也让玩家获得了更高水平的沉浸感。3D背景的另一个优点是人物被赋予了“活力”与2D游戏中的角色相比,3D建模似乎有着完全不同的替代感。虽然现在看起来这款游戏的锯齿已经很严重了,但回顾20年前,看着这些模型,我不禁感叹它真的很神奇。作为PS1最后的一场比赛,《荒野猎人》绝对不会输给那些早期的PS2比赛。

的游戏故事围绕“令蒙德城”展开。这个曾经繁荣的城市在25年前的地震中变成了一片荒地(故事时间)教会不再受到传教士的崇拜,酿酒厂不再欢迎酗酒者,这个曾经喧闹繁荣的城市现在只剩下邪恶的游客。结果,地图的颜色被刻意调整为更暗,城堡、森林等地大多使用蓝色冷色,这不可避免地让玩家感觉有点酷,但角色设置和故事背景的结合并没有失去幻想的感觉,比赛恰到好处。“高级感觉”也许是唯一能描述“海浪中的冒险”的词三:舞台剧

电影叙事技巧,全职电脑计算,听起来像是一个成功的小岛秀夫游戏吗?但它确实来自松野泰己在某种程度上,《黑色灵魂系列》在情节处理上似乎借用了《海浪中的冒险》(Adventure in Waves),因为两者都使用了相同的片段化故事方法。虽然《野性的冒险》(adventure in the wild tan)有RPG元素,但游戏并没有给玩家大量的文档来查看,比如像传统RPG一样建立一个“库”场景玩家只能根据他们与NPC的对话和行动寻找线索来宣传整个故事。加上实时重心计算的表达,颇有舞台风格。

世界观和故事背景

《冒险谭》具有巨大的世界观,以瓦伦蒂亚大陆的realmond市为主要背景,讲述文明的起源和终结。在古代,在雷亚蒙德的全盛时期,有5000多名居民。基督徒每天都来市中心的大会堂做礼拜。然而,雷亚蒙德在一次大地震中被完全摧毁。地震造成的巨大裂缝将这座极其文明的城市与世界隔离开来。面对如此伟大的文化遗产,来自世界各地的力量正在潜流涌动,即将爆发。

玩家控制的主角被称为“阿奇雷·阿什利·里奥特”(Acheray Ashley Riot),是瓦伦蒂亚的治安秩序之一接受调查的特派团必须单独去realmond调查然而,当他真的来到这里时,他发现这座废弃的城市早已被邪恶、怪物、僵尸、魔法所占据尽管地震的谣言确实存在,艾奇雷认为它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雷亚蒙德已经成为神奇的首都,他似乎卷入了一个大秘密。

松野泰己在“讲故事”方面独一无二。他擅长在故事的外表下隐藏内心的坚持。《惊涛骇浪》中的雷亚蒙德地震背后仍然是一个由阴谋和魔法打造的神奇世界。四:战斗系统走向极端

《野外探险》游戏系统是其被誉为杰作的基础,也是销售不佳的关键。虽然游戏本质上是ARPG,它关注动作元素,但毫不夸张地说,它应该是“PS1时代最慢、最复杂的ARPG”这完全符合松野泰己的游戏风格。在这方面,《野外探险》是一个玩家的作品。如果和他有缘,他一定会成为忠实的粉丝。如果你没有机会,每分钟都停下来。这个角色有一个球形攻击范围。当敌人进入这个攻击范围时,玩家可以召唤战斗小组开始战斗。当许多新玩家第一次接触“野外探险”时,他们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他们只有完全熟悉后才能自由玩耍。

教科书武器系统

即使玩过《野外探险》的玩家也总是谈论游戏的慢节奏。不是游戏本身的进度慢,或者内容慢,等等。一个用武力拖延时间的游戏充其量只会“不好玩”。这个游戏的缓慢建立在一个巨大而复杂的系统上。复杂的系统给玩家带来的好处是“有趣而深刻的”。它使玩家能够思考他们能做什么以及如何最大化收益。在游戏中,有三个完整的关于武器属性的页面,每一个页面都可以被单独拾取形成一个分支。

第1页,种族属性:有六个属性,人族/魔兽/亡灵/龙/恶魔/幽灵

第2页元素属性:有六个属性,火/水/风/土壤/神圣/黑暗

第3页,共

页,攻击方法:总共有三个属性,刺/割/攻击

如果你认为武器只是为了好玩,那你就错了。就武器而言,还有耐久性、角色疲劳和攻击偏好设置。例如,对敌人腿部的多次攻击会导致缓慢的移动,对敌人头部的多次攻击会限制其施法。合理使用武器会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否则我恐怕只会看到一个“-1”的伤害值。

来自链接系统

为了摆脱“慢”造成的“慢”,连接系统的设置被添加到“海浪谭中的冒险”它使整个游戏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动作游戏:在攻击敌人的时候,玩家看到机会时按下一个特殊的键,可以启动链接技能,再次进行角色攻击。这种链接操作的次数和时间没有限制。只要玩家敢操作,无限链接不是不可能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游戏变得简单了。别忘了武器系统对运载系统有很多限制。

联动系统的负面影响是,它将使角色的“风险值”直线上升。风险值与它将遭受的损害成正比。敢于冒险的人将获得最大的利益。当你满足于无限组合时,这也意味着这个角色会在任何时候被杀死。公司搭载系统的出现可以说已经影响了未来几代人的许多游戏,成为RPG战斗设置的参考因素之一,如《勇气沉默记录》和《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吴:新评论

毫无疑问,《海浪中的冒险》是松野泰己在技术和制度上的创新。在PlayStation的结尾,它惊人的画面表现代表了该平台的最高标准,它的电影技术甚至比味精还要差。强调预先思考的复杂战斗系统让少数玩家的爱难以忘怀,即使大众玩家在数千英里之外。松野泰己按照他的想象设计了它。玩家只有沉迷其中才会发现。我们认为我们继承了“令蒙德”的力量,但是驱逐我们内心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高度极化的《荒野猎人历险记》只能被描述为“利基游戏”,尽管它已经赢得了Fami的满分。然而,反过来想想,利基游戏怎么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制作人在一群理解它的玩家的陪同下精心制作了它。这场比赛赢得这个荣誉就足够了。

原件不容易,请处理私人信件我是一个老空谈家,一个专注于游戏的自我媒体人。你的赞扬、评论和关注是对老空谈家最大的支持。